站长推荐

  合作伙伴

  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虚幻
    • 『新长坂坡』
        话说子龙在万马军中左冲右突,杀了曹兵无数,终于甩开追兵又杀回长坂坡。此番杀回乱军之中为的是救护幼主以及恒、倪二位夫人。子龙在难民之中策马急驰,一边高声急呼:“夫人!夫人在哪里?”“赵将军!赵将……”混乱中子龙听到一阵微弱的呼喊。扭头看去,见一垂危老汉倒在路旁,“将军!夫人在……”老汉手指前方一座残舍,子龙更不答话,纵骑来到舍前,甩蹬下马,大步迈进屋舍,高声叫道:“夫人!子龙来也!”

      昏暗中,只见恒氏夫人蓬头垢面的坐在那里,不见往昔的绝色姿容,见到子龙进来,不由惊喜一声。子龙心中一痛,上前扶起夫人,急切问道:“倪夫人与幼主何在?”恒氏夫人掩面泣道:“姐姐与我在乱军中冲散,抱着幼主随难民向东去了。”子龙心中焦虑,忙掺扶夫人道: 夫人且上马,待末将护送夫人杀出重围。”

      夫人甩开子龙手臂,跪伏在赵云面前肃容道:“贱妾早已抱下必死决心,怎会拖累将军?只求死前将军应允一事,贱妾死亦无憾!”子龙大惊,忙道:“夫人何出此言?但有赵云在此,必保夫人平安!夫人有话且讲,赵云无不从命就是。”恒氏夫人脸上骤现红云,羞涩道:“贱妾倾慕将军已久!但求与将军有一夕合体之缘,死亦瞑目也。”说完夫人双手撩起子龙战袍,伸向男人生命之所在。 

      子龙又惊又怒,急声喝道:“夫人欲陷子龙于不忠不义乎?”恒氏夫人面色一整,“贱妾死前遗愿如将军不允,亦非不忠不义?将军当知贱妾素来刚烈,君忍见贱妾抱憾终生乎?”子龙一怔之间,恒氏夫人早已掏出男人傲然的棍物含在口中吸吮起来。子龙倒吸口气,异样的刺激让他浑身一震,温湿的小口包裹着男根,舌尖舔动端部实在舒爽已极,下体不禁直涨而起。

      子龙羞怒交加,待要阻止,猛听一阵呼喊,一队曹兵杀将进来。见此情景,具都惊异不已,稍瞬挥舞刀枪攻将上来。子龙银枪连点,毙敌无数,余者知道厉害,四散逃命去了。恒氏夫人吐出阳物,解开自己下裙,伏在地上,回手摸住子龙男根,牵引着奔自己的穴口。子龙无地自容,仰天长叹:“主公!赵云愧对天下人矣!”说罢,虎目圆睁,事已至此,别无选择,挺动阳物,奋力一刺,恒氏夫人娇呼一声,巨大的坚挺尽根而入。

      子龙感觉夫人下身早已湿滑不已,穴肉紧裹棒身,不住蠕动,感觉美妙已极。强忍羞愤,赵云挺动下身,迅疾的抽插。但见恒氏夫人脸色红晕,娇喘连连,娥眉轻皱,神态迷人,端是倾倒众生的尤物。此时舍外杀声又起,无数曹兵又蜂拥进来。

      子龙大喝一声,舞动银枪,同时腰部尽全力冲刺。霎时间,屋内风声呵呵!兵器相交声、子龙嘶吼声、曹兵惨叫声和恒氏夫人的呻吟声混成一团!但见残肢断臂、血肉横飞……子龙和夫人在此境况下,均感异样的刺激,快感连连,恒氏夫人很快达到高潮。只见她银牙紧咬,双目紧闭,满面通红,身子向后急挺,口中发出“哦…… 哦……”的叫声。猛然夫人身子用力一挺,颓然伏在地上,浑身轻颤不已。子龙只感穴肉夹紧自己的下身,穴芯不住吸吮棒头,无名液体直冲而出,快感不断袭来,眼见控制不住,急忙抽出物件咬牙急忍,终于控制元阳外泻。 

      此时舍内曹兵尽已杀死,赵云急喘着,恢复自己消耗的大量体力。恒氏夫人畅吟一声,回过身来,双眸深情注视子龙良久,心满足足道:“此生足以!”说罢纵身撞向墙壁,子龙阻之不及,早已毙命。子龙望着恒氏夫人的尸身,爱恨交集,虎目中泪芒闪现,猛一跺脚,奔出舍外,跨上战马向东急驰而去。

      途中,子龙击溃数小股曹兵,但在无数的难民之中,实在难寻倪氏夫人的下落,不由心急如焚,猛然厉喝一声:“呔!常山赵子龙在此,可有人知倪氏夫人的下落?”话音刚落,忽听一女子叫道:“子龙将军!幼主在此!”赵云大喜,寻声找去,终在一残垣后面见到倪氏夫人,怀中抱的正是幼主阿斗。

      子龙急忙跪倒,倪氏夫人喜极而泣,哭道:“天不亡我汉室!”子龙颤抖双手接过幼主,揭开护身铠甲,将幼主紧紧缚在胸前,安置妥当,重披铠甲站起身来道:“夫人快快随我上马,末将保护幼主和夫人去找主公。”倪氏夫人惨然一笑道:“乱军之中子龙如何护我一弱女子及少主?不必多言,快快护送幼主去吧!”赵云怒眼圆睁:“但叫赵云一口气在,必保主母平安无事!”倪氏夫人脸色一冷道:“将军乃盖世的英雄,岂可不分国家大义,置江山社稷于不顾而存妇人之仁?汉室兴衰及幼主安危皆系将军一身,切不可优柔寡断!难不成要我死在将军面前?” 本帖子来自-就去干-最新地址-子龙望着倪氏夫人刚毅的面容,心如刀绞,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。猛然起身,重上战马,向夫人深施一礼道:“夫人稍待片刻,末将护送幼主后即刻前来解救夫人!”言罢抖擞缰绳,纵骑而去……

      子龙杀将一路,正值疲惫,忽听战鼓声声,前方大队曹兵如潮水般涌来。避无可避,赵云精神一振,银枪一抖,直奔曹军而去,迎面一将杀来,正是曹操座前大将于禁。于禁早被赵云神勇所聂,二人更不答话,双枪并举,战到一处。转瞬交手十余回合,子龙取不下于禁,暗自焦虑,猛然银枪一抖,绝命一。

      于禁眼见来势凶猛,招架不住,扭身躲闪,银枪在于禁坐骑上留下长长一道血痕。战马吃痛,于禁难以驾驭,落荒而去。子龙怒吼一声,如同虎入羊群,扑进曹营军中,枪到之处,人仰马翻,尸横遍野。子龙歼杀曹军兵将无数,奈何越杀越多,四面八方全是曹军身影,前仆后继,层层不绝。

      子龙仰天长啸,奋起神威,去势如虹,银枪如翻海蛟龙,刹那间连挑八员曹军猛将,曹军知道厉害,不敢上前进逼。子龙暗喜,杀出一条血路,奔当阳桥方向急弛而去。正自冲杀,只听轰然一声,子龙感到人马急坠,四面曹兵尽皆欢呼。子龙心中一惊,原来落入陷马坑中,不由悲从心生,仰天长叹:“天亡我也!” 

      哪知白龙马与主人征战多年,灵性相通,知道主人有难,长嘶一声,四蹄用力,腾身一跃。子龙大喜,银枪驻地,用力一撑,人借马力,马借人力,一将一骑竟然奇迹般跃出坑外。四面曹军尽皆惊呼!从未见过如此神勇的将军和战马,不由心生怯意,纷纷后退。

      却说有一员将名曰周冲,本是曹操座前的持剑将军。曹操有心爱宝剑两口名曰“龙泉”、“巨阕”分与两将持奉,周冲手持正是“龙泉”宝剑。他早见赵云技艺高超,勇猛无比,势不可挡,不敢靠前,却又心有不甘,一直跟随其后,只望赵云力竭之时,占个便宜。眼见赵云失落坑下,心中狂喜,纵马上前,欲夺功劳。那料子龙跃马而出,与他首当其冲。万般无奈,硬着头皮,宝剑一挥,迎头砍去。

      子龙刚刚跃马出坑,但见寒光一闪,一股冷气袭来。赵云低头让过,劈手夺过宝剑,右手银枪一挑,早将周冲挑落马下。子龙左手持着“龙泉”宝剑,右手持枪,精神大振,左冲右突,好一阵撕杀,远了枪挑,近了剑劈,所到之处,无不披靡。

      却说曹操正与众官员在山头观战,曹操坐在车中,一眼望去,尽是曹军旗号,不由心中大喜,暗恃道:“不知可曾捉到大耳贼否?”忽然有人来报,已捉到刘备夫人倪氏,曹操急忙吩咐带到车上。少顷,倪氏夫人被带到车上,曹操眼见如花似玉的美人匍匐脚前,不由色心大动。早先二位夫人曾在他军中之时,就欲染指,奈何当时一心想收服关羽,只得作罢,如今终于可一偿夙愿,岂不美哉!

    推荐武侠虚幻

      合作伙伴

    阅女阁

    91福利网

    爱福利导航

    艺术总奸

    熟女人妻会所

    红灯笼会所

    两性百科

    梧桐导航

    含香导航

    先锋导航

    初一导航

    百色榜

    福利入口

    福利目录

    PORNOXOX